丁辉:四次受阅的铁甲尖兵
ʱ䣺 2019-10-11

  伴随滚滚烟尘,99A式主战坦克方队征尘未洗、昂首进发,引领陆上作战群接受习主席的检阅。

  这个由22辆坦克组成的方队,犹如一支弯弓待发的箭矢,随时等待着出击的命令。而驾驶这支“利箭”箭头的就是中部战区陆军某师红军团二级军士长丁辉。

  阅兵与他似乎有着不解之缘:4次受阅、3次驾驶地面方队“第一车”,也因阅兵获得过无数荣誉。

  这个从军24年的老兵,当过车长、炮长、驾驶员,从59式坦克到99式坦克再到99A式主战坦克,报告:以色列加密软件开发公司成为恶意软件的,他历经三代主战装备的升级换代,熟悉16型装甲车辆的操作使用和维护保养。42岁的丁辉从特级驾驶员、特级射手、特级车长到如今驾驶数字化主战坦克的特级网络模块维护员、特级信息化系统操作员,被战友们称为“五特精兵”。

  1993年的寒冬,18岁的丁辉入伍来到部队成为坦克驾驶员,并被送到原北京军区坦克训练基地学习。就是在那时,班长播放的一段1985年国庆阅兵的影像引起了他的兴趣,从此,能驾驶战车驶过成了他心中的梦想。

  梦想催生力量,还是义务兵的他为了达成心愿,唯一的信念就是苦练技能,功夫不负有心人,1999年国庆阅兵,丁辉经过层层选拔,成为了86式步战车方队中兵龄最短的参阅驾驶员。

  2009年,丁辉当兵的第16个年头,他再一次“披挂上阵”。这一次,他多了一个头衔:装备方队教练员。除了日常训练,他还要负责海、陆、空、原二炮部队所有装备方队的驾驶员培训。

  “感觉压力大了,责任也大了,整天都在思考,怎么才能利用自己的经验,提高训练成绩。”他说。

  一个月下来,丁辉整整瘦了10公斤,虽然辛苦,但看到各方队的成绩节节攀升,他发自内心地高兴。

  在2009年国庆阅兵中,最让丁辉开心的不是自己成了“金牌教练员”,而是他创造性地提出了坦克方队采用“箭形”队形通过的方案。经过一个多月的不断研究、磨合、实践,方案通过评审,99式坦克方队也因为他的努力,从第二方队成为第一方队,这才有了大阅兵时“铁甲箭队”驶过的震撼场面,丁辉也成为驾驶战车通过的第一人。

  时光流转,2015年“9·3”胜利日阅兵时,丁辉再一次驾驶第一车通过,40岁的他是方队中年龄最大的驾驶员。此时,他的战车也已经升级换代为最先进的99A式主战坦克。

  两年后的今天,丁辉再次与他的“战友”亮相沙场。丁辉所带领的坦克方队完全按照执行作战任务的模式受阅,坦克火炮身管调整至作战角度,伪装网、背囊随车携带,通过观礼台后立刻加速冲击,以近40公里每小时的高速迂回至疏散地域。

  坦克在阅兵场上隆隆开进,就是丁辉最自豪的时刻:“我感觉坦克就是我生命里的一部分。”

  2014年夏,同样是在朱日和,“和平使命-2014”激战正酣。丁辉和战友们驾驶99A式主战坦克首次出战。

  面对演习地域的复杂地形和多变气候,高度集成的新型坦克故障率居高不下,丁辉带领战友一个一个部件的保养,一个一个故障的排除,经过三天两夜的加班加点,成功解决了坦克“水土不服”的问题。

  24年来,主战装备换了3代,但丁辉从未掉队,这源于他对部队的热爱,更源于他敢于将资历“清零”,敢于从头开始。他常说,标准就像一把刻刀,要想雕琢出一件完美的艺术品,必须把原来的纹理全都抹掉。

  “圆梦阅兵,我亲身感受到了部队的飞速发展,感受到军队变得越来越有战斗力,感受到我们的祖国越来越富强。”他动情地说,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为部队工作一辈子,因为强军梦就是我的梦!”

  张雅东 姚钧翊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王达来源:中国青年报( 2017年08月01日 05 版)

  伴随滚滚烟尘,99A式主战坦克方队征尘未洗、昂首进发,引领陆上作战群接受习主席的检阅。

  这个由22辆坦克组成的方队,犹如一支弯弓待发的箭矢,随时等待着出击的命令。而驾驶这支“利箭”箭头的就是中部战区陆军某师红军团二级军士长丁辉。

  阅兵与他似乎有着不解之缘:4次受阅、3次驾驶地面方队“第一车”,也因阅兵获得过无数荣誉。

  这个从军24年的老兵,当过车长、炮长、驾驶员,从59式坦克到99式坦克再到99A式主战坦克,他历经三代主战装备的升级换代,熟悉16型装甲车辆的操作使用和维护保养。42岁的丁辉从特级驾驶员、特级射手、特级车长到如今驾驶数字化主战坦克的特级网络模块维护员、特级信息化系统操作员,被战友们称为“五特精兵”。

  1993年的寒冬,18岁的丁辉入伍来到部队成为坦克驾驶员,并被送到原北京军区坦克训练基地学习。就是在那时,班长播放的一段1985年国庆阅兵的影像引起了他的兴趣,从此,能驾驶战车驶过成了他心中的梦想。

  梦想催生力量,还是义务兵的他为了达成心愿,唯一的信念就是苦练技能,功夫不负有心人,1999年国庆阅兵,丁辉经过层层选拔,成为了86式步战车方队中兵龄最短的参阅驾驶员。

  2009年,丁辉当兵的第16个年头,他再一次“披挂上阵”。这一次,他多了一个头衔:装备方队教练员。除了日常训练,他还要负责海、陆、空、原二炮部队所有装备方队的驾驶员培训。

  “感觉压力大了,责任也大了,整天都在思考,怎么才能利用自己的经验,提高训练成绩。”他说。

  一个月下来,丁辉整整瘦了10公斤,虽然辛苦,但看到各方队的成绩节节攀升,他发自内心地高兴。

  在2009年国庆阅兵中,最让丁辉开心的不是自己成了“金牌教练员”,而是他创造性地提出了坦克方队采用“箭形”队形通过的方案。经过一个多月的不断研究、磨合、实践,方案通过评审,99式坦克方队也因为他的努力,从第二方队成为第一方队,这才有了大阅兵时“铁甲箭队”驶过的震撼场面,丁辉也成为驾驶战车通过的第一人。

  时光流转,2015年“9·3”胜利日阅兵时,丁辉再一次驾驶第一车通过,40岁的他是方队中年龄最大的驾驶员。此时,他的战车也已经升级换代为最先进的99A式主战坦克。

  两年后的今天,丁辉再次与他的“战友”亮相沙场。丁辉所带领的坦克方队完全按照执行作战任务的模式受阅,坦克火炮身管调整至作战角度,伪装网、背囊随车携带,通过观礼台后立刻加速冲击,以近40公里每小时的高速迂回至疏散地域。

  坦克在阅兵场上隆隆开进,就是丁辉最自豪的时刻:“我感觉坦克就是我生命里的一部分。”

  2014年夏,同样是在朱日和,“和平使命-2014”激战正酣。丁辉和战友们驾驶99A式主战坦克首次出战。

  面对演习地域的复杂地形和多变气候,高度集成的新型坦克故障率居高不下,丁辉带领战友一个一个部件的保养,一个一个故障的排除,经过三天两夜的加班加点,成功解决了坦克“水土不服”的问题。

  24年来,主战装备换了3代,但丁辉从未掉队,这源于他对部队的热爱,更源于他敢于将资历“清零”,敢于从头开始。他常说,标准就像一把刻刀,要想雕琢出一件完美的艺术品,必须把原来的纹理全都抹掉。

  “圆梦阅兵,我亲身感受到了部队的飞速发展,感受到军队变得越来越有战斗力,感受到我们的祖国越来越富强。”他动情地说,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为部队工作一辈子,因为强军梦就是我的梦!”